• Our stories

口吃

家裏的互動很冷清,基本都沒有聊天。每天好像就是基本生理功能溝通才迫不得已的對話,比如「吃飯了」,這樣。爸媽很長一段時間處於非常緊張的關係,有時候會有暴力傾向。可能正因此吧,我變得不太敢跟他們講話...又或者說,跟任何人講話。這也是為什麼我現在有很嚴重的口吃。有一次,因為考試沒有到爸爸的期待,所以她就把握關出家門。那四五天都在家外面。我本以為他們只是一氣之下這樣做而已。但沒想到完全無視我,就當這個家庭沒有我一樣。那段時間我回到家都先把書包放在門口,就坐在地板上。有時候有吃飯,有時候沒吃飯。晚上把書包當作枕頭來睡。

EY 2019/06/19

連絡人

追蹤

©2019 by We don't talk about that.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.com